首页 »

我们该如何对待媒体失误?

2019/9/11 22:55:47

我们该如何对待媒体失误?

 

11月13日,处在“天涯海角”的《三亚日报》一不小心曝出了一则新闻:在一篇新闻报道中,错把“市委组织部”写成“贪污与受贿部”。这一失误可不是轻量级的笔误了,如此“妄议”“组织部”,难免不让人产生“无组织无纪律”的联想。

 

《三亚日报》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,赶紧在自家的微信公众号上发致歉信:“本报四版中《三亚下拨3000万元建19个村级活动场所》部分文字出现严重失误,造成不良的社会影响。对此,我们深表歉意。我们将深刻吸取教训,严查问题原因,严肃处理相关人员,严格责任落实,切实改进与加强编辑流程,提高办报水平,确保新闻出版质量安全。”

 

无独有偶,同日的《南方都市报》也出了一个严重的笔误:误把佛山市委书记会上“致辞”写成“辞职”。同日出现两家纸媒“失足”,也算是乌龙到家了。

 

如果我们的记性还不是太差的话,一定会记得前几天《无锡日报》在头版显著位置把领导人的名字写错了。

 

若从我们的记忆中“百度”一下,类似的乌龙桥段其实真还不少。

 

比如,某报曾将“国家主席“国”字丢失,错成“家主席”,致使20万份报纸全部报废。也曾有家报纸在七运会时发了一条新闻——《北京申办20000年奥运会》,多加了一个0,谬之万年。有一家报纸甚至把小布什黑了一把,将美国总统小布什拆分成“美国小总统布什”。

 

深谙中国媒体规则的人皆应明白,政治风险是所有风险中的首要风险。在这个关口上栽跟头,问题很严重。列举上述例证,不是要为《三亚日报》、《南方都市报》乃至《无锡日报》开脱,而是说,诸如此类的政治错失可谓防不胜防。即便媒体把关人严防死守,也难以根绝小概率的差错。泱泱媒体江湖,不时冒出些煞风景的事情,似乎不应大惊小怪。毕竟媒体人不是圣贤,孰能无错?

 

这么说是不是意味着:媒体人犯错就应免责?这也不尽然,当视情况而定。

 

首先,要看当事者的行为动机。若属于恶意为之,而且后果严重,则不可轻易放行。笔者认为,出现上述错误,绝大多数应属于无意错失,犯错者并非出于政治恶意,有意为之,而是不小心一脚踩空,栽了个大跟头。比如,电视或广播播音员口播新闻时出现口误,多数属于无意过失。对此,不必神经过敏。即便是《新闻联播》的金牌播音员,也不能做到常在河边走,永远不湿脚。万一祸从口出,只要及时纠正过来了,也不能太介意。

 

再者,要看是什么媒体。不同媒体犯错几率和改错成本往往存在差异。从上面列举的例子来看,出错者皆是纸媒。为什么是纸媒出错多?难道纸媒从业者水准要比广播电视以及网络媒体差?其实,这背后关键原因是:纸媒更容易被抓“现行”,白纸黑字定格在版面上,盖都盖不住,赖都赖不了。一旦出错,往往不可逆,白纸黑字,回不去了,因此改错成本相对较高。一旦出现严重失误,除了把报纸作废,毁版重来,没有别的办法。广播、电视作为“流媒体”,若出现错误,一闪而过,难以定格,不易被抓“现行”。相比之下,网络媒介改错成本更低,发生错失,一改了之即可。媒介类型不同,犯错概率和改错成本往往存在差异。但这么说,不是为纸媒推责。同样是纸媒,为什么有的犯错,有的绝少失手?为什么人民日报、新华社极少发生低级错误?由此可见,还是技术和态度有缺口,导致失误乘虚而出。

 

三是看犯错造成的影响。如果犯错影响很坏,后果很严重,即便犯错者没有什么政治恶意,也不能轻易放行。在互联网时代,媒体失误造成的负面影响容易被放大。没有互联网,纸媒失误的影响面有限,那些地方性纸媒,影响是局部的,不会产生全局性的影响。但有了互联网之后,在网络空间可让坏事穿越时空之限,成为举世注目的舆论事件。互联网语境下,一线的新闻操作者须谨言慎行,稍一不慎,出现操作失误,影响就不是局部范围的,很可能是全局性的,甚至为成为举世围观的公共事件。如果出现如此严重的负面影响,归根溯源,始作俑者难辞其咎。

 

新闻日日新,媒体人全年无休。常在河边走,偶有差失,实属正常。对此不必上纲上线。社会对媒体须持宽容之心,只要不是严重错失,如果犯错者知错、改错及时到位,不必太较真。管理者不必风声鹤唳,神经过敏。对待媒体的偶发失误,不必赶尽杀绝、“零容忍”。

 

但最终须要强调的:媒体人要筑牢思想、技术、制度的防火墙,竭尽所能堵住所有的差错出口,从而从源头上解决意外的发生。